2023年,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发布。五大国有银行将面临怎样的资本补充压力?

日期:2023-11-30 12:52:55 / 人气:142


2023年,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发布。五大国有银行资本补充还面临多少缺口?
近日,金融稳定理事会(FSB)正式公布了2023年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名单,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等五家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均榜上有名。
其中,交通银行首次入选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农业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的类别从第一组升级到第二组,而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仍留在第二组。(详见报告: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最新名单出炉:五大国有银行全部上榜,交通银行首次入选。)
界面新闻了解到,被评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意味着将面临更高的额外资本和总损失吸收能力的监管要求(以下简称TLAC)。被选入G-sib的商业银行将根据其不同群体满足更高的资本要求,并需要在一定时间内额外满足TLAC的要求。有五组G-sib。集团数量越多,需要满足的资本要求就越高。
交通银行需要在2027年初满足TLAC监管要求。
根据FSB和中国监管部门的相关规定,2022年前认可的中国G-sib,即工农中建四大行,应分别在2025年和2028年初分阶段满足外部总损失吸收能力的风险加权比率(TLAC/RWA,即TLAC规模占RWA的比例)不低于16%和18%的要求。
2022年1月1日以后认定的银行,即交通银行,应满足自认定之日起三年内全部外部损失吸收能力的要求。如果从被认可后的次年1月1日起计算,交通银行需要在2027年1月1日达到TLAC第一阶段的要求。
于慧博华表示,新加入的候选名单和上升集团将提高中国G-SIBs的TLAC要求。《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总损失吸收能力管理办法》规定,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应同时满足外部总损失吸收能力比例要求和缓冲资本(系统重要性银行的储备资本、逆周期资本和附加资本)监管要求。即除了分阶段满足16%和18%的18%TLAC风险权重比例外,还需要额外满足储备资本(2.5%)、逆周期资本(目前为0)和G-SIB附加资本要求(第一组1%,第二组1.5%)。
图:G-SIBs capital(2023年9月底静态值)来源:惠誉博华
惠誉博华进一步指出,综上所述,按照累计计算,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和农业银行的“TLAC/RWA”比率需要在2025年和2028年初分别达到20%和22%,而交通银行的比率需要在2027年初达到19.5%。
交通银行首次入选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将面临怎样的资本补充压力?
标准普尔全球评级认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地位将提升交通银行的国际声誉,但这也给这家中国银行带来压力,它必须在未来三年筹集更多资本。“我们预计交行未来三年将面临约4310亿元的资本缺口。考虑到截至2023年6月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与总损失吸收能力要求的差距为4.9个百分点。”
标普全球评级表明,弥补差距对交通银行来说可能相当具有挑战性。中国四大行在2022年将资本充足率提高2-4个百分点用了大约4年时间。交通银行的风险调整资本(RAC)比率,这可能有利于减少资本充足率差距。
标准普尔全球评级进一步指出,随着银行对低监管风险加权资产的配置增加,这种好处可能会被盈利能力的降低所抵消。这些收益率较低的资产可能会加剧交行的利润率压力。“交行的RAC比率不太可能降到5%以下,这会影响我们对该行个人信用状况的评估。”
未来,中国G-sib将加快TLAC工具的发行。
工农中建交的五大行在资本补充上还有多少差距?
惠誉博华指出,近年来,在宏观经济下行的背景下,中国的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积极配合政府实施跨周期和逆周期调整,加大了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支持。然而,信贷规模的快速增长也推动了风险加权资产(以下简称RWA)的快速增长。由于RWA增速快于净资本,四大行2023年9月末的静态差距较去年同期有所扩大。
根据于慧博华的测算,在动态缺口方面,基准情景下(RWA增速8%),第一阶段四大行整体TLAC缺口到2025年初约为2.6万亿元,第二阶段TLAC缺口到2028年初约为7.9万亿元。但如果四大行进一步严控风险加权资产增长,将增速维持在较低水平(6%),预计第一阶段缺口将收窄至2.3万亿,一定程度上缓解补充压力。
图:不同RWA增长假设下四大行总损失吸收能力差距来源:惠誉博华
至于交通银行,于慧博华表示,由于该行刚刚入选G-SIB名单,有三年的缓冲期,从2023年9月末的数据来看,其第一阶段静态缺口约为4000亿元,但如果考虑未来三年的风险加权资产增长,基准情景下的缺口约为7000亿元。
图:交通银行总损失吸收能力差距来源:惠誉博华
值得注意的是,惠誉博华指出,上述缺口没有考虑存款保险基金的影响。根据《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总损失吸收能力管理办法》,第一阶段存款保险基金上限为银行风险加权资产的2.5%,第二阶段存款保险基金上限为银行风险加权资产的3.5%。存款保险基金到底是缴入还是按上限计量,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指引。考虑到现阶段我国存款保险基金余额相对有限(2022年末为549.4亿元),如果计入实缴额,我国G-sib总损失吸收能力承受的压力相对有限。
综上所述,于慧博华表示,由于时间窗口的缩短,四大行迫切需要提高目前没有发行先例的各类资本工具和外部总损失吸收非资本债务工具(TLAC工具)的发行速度。交通银行还需要在未来三年增加外部资本和TLAC补充。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宣长能曾在2022年金融街论坛年会上表示,系统重要性银行应建立健全TLAC内部管理机制,制定中长期TLAC合规规划,确保在2025年和2028年达到TLAC两个阶段的监管要求。同时,推动TLAC工具发行,加大市场培育力度,改善发行环境,拓宽投资者范围;鼓励中国的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在海外市场发行TLAC非资本债务工具。
惠誉博华认为,发行外源性资本工具仍将是补充TLAC缺口的最重要方式。随着2025年时间窗口的临近,在央行的推动下,四大行有望从2024年开始在境内外市场发行TLAC工具。虽然交行今年首次入选G-SIB,2027年才面临首个考核窗口,但其资本水平明显低于四大行,补充需求更为迫切。预计将尽快制定TLAC工具发行计划。考虑到四大行的资本水平已经远远超过中国监管机构和巴塞尔委员会的要求,TLAC工具将受益于其较高的偿还顺序和可能较传统资本工具更低的发行成本,并将在未来几年取代传统资本工具的部分份额,而传统资本工具的发行量在大量发行TLAC工具后可能会下降。"

作者:世纪娱乐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世纪娱乐 版权所有